新闻资讯

梁春晓:平台共享推动信息时代的社会创新

2017年06月05日 发布人:heandsheever
分享到:

本文为南都基金会十周年答谢会暨“中国第三部门的未来”高峰对话中,梁春晓先生的讲话内容。

梁春晓

第四部门或第四类组织催生新公益

接着汤敏先生所说的爆发(注:汤敏认为,未来十年应该是中国公益爆发性的十年)谈,同样是爆发,前十年与后十年可能会有很大不同。如果说前十年是“裂变”,即通过裂变产生了很多十年前无法想象的公益组织和无法想象的变化,那么后十年则可能是“聚变”。接着资先生(注:资中筠)的话,我的观察是,新公益在中国可能产生新的含义,而最大动力是互联网。近年来,有一个令人振奋的现象,即“互联网+第三部门”作为一大动力,开始催生“第四部门”,或称“第三类组织”。第四部门或第三类组织的主要的特征,是以开放共享的平台连接和整合政府、企业、社会组织这三个部门或三类组织,从而释放新能量,创造新价值,以社会创新促进社会发展。比如马军做的公众与环境研究中心,是做环保的平台,很多人想象不到他的平台是基于云计算的;比如(小)汤敏做的古村之友,通过互联网,短短两三年聚合了好几万遍及各地的古村保护志愿者,连接和整合了许许多多社会组织、企业以及政府的各种资源;比如周惟彦做的儿童友好社区,也是一个平台,不断涌现出很多意想不到的公益可能性,除了公益组织和政府,企业也被卷了进去。

一个强烈的感觉是,互联网与第三部门的结合正在催生出新一代公益,其特点是平台共享、开放连接、跨界整合、基于云网端(即云计算、互联网和智能终端)。从这个意义上说,随着新公益、第四部门或第四类组织的兴起,未来十年,在公益领域将看到基于平台共享的聚变式爆发。

平台共享推动信息时代的社会创新

时代巨变在互联网领域表现尤为显著。当今所谈论的很多理论、模式、范式都是工业时代的,都需要重新思考。比如社会创新,目前对社会创新有好几种理解,有社会组织本身的创新,也有自下而上的草根式的社会化创新。其实,这些都是在工业时代的社会三部门划分的框架下谈的。信息时代,三部门划分是不是依然有效?我们早已习惯工业时代的一二三产业划分,但在信息时代特别是在互联网和电子商务领域,一二三产业划分有很大问题。一二三产业划分是讲横向分工,比如种麦子是第一产业,将麦子磨成面粉是第二产业,将面粉做成包子卖出去是第三产业。现在呢,重点并不是看一个机构在哪个产业,而是看它是做基础设施的,还是做平台的,或者是做自由连接体的,重点讲的是“纵向共享”而不是“横向分工”。这个意义上说,在如何理解新公益、第三部门、第四部门或第四类组织时,从共享平台的角度出发,可能更加契合资先生所说的后工业时代的新公益。从工业时代到信息时代,必须用新的框架重新观察和思考。

淘宝村是不是社会创新?它是纯商业还是纯公益?说不清楚,它是基于互联网平台的社会创新。BAT以及众多互联网平台还是传统意义上的企业吗?这是非常大的问题,需要从时代转型的角度重新思考公益创新、社会创新及其未来发展。

不要把公益与市场和商业对立起来

这些年在阿里巴巴做研究,相当多时间在“上山下乡”,去很多极偏、极穷和极有特色的地方,观察互联网和电子商务在极端条件下应用的可能性。由此补充两点看法:

第一,信息时代公益创新和社会创新的方向是平台共享、自组织、普惠、精准和跨界融合。

第二,不要把公益与市场或商业对立起来。当下中国,以市场促公益不是太多,而是太少,许多公益可以通过市场化方式进行,比如淘宝村、小额贷款(互联网金融)、养老、垃圾分类,等等,这方面还有极大的空间。

波特城公司 | 行业信息 | 战略联盟 | 帮助中心

本网站内容如涉及法律事宜,请联系本站法律顾问:陈律师。邮箱:services@portercity.cn
版权所有 © 2013 - 2016 公共服务平台 www.pt37.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30452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