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在“春天的故事”里 新三板里的雄安四子真能受益?

2017年04月10日 发布人:heandsheever
分享到:

国家规划设立雄安新区的消息发布后,资本也开始四处寻找投资的风口。但雄安仅仅有4家新三板公司,媒体认为这四家公司受益的原因,不是其经营业绩,也不是新区设立带来的政策红利吗,而仅仅只是基于其所持有土地升值的预期。

  

  这个春天又有新故事

  “盼望着,盼望着,东风来了,春天的脚步近了。”

  正如朱自清的笔端所告诉我们的,春天总有着不可遏制的创造力和无限美好的希望。它告诉我们,春天总会有美好的故事发生。

  确实如此,38年前的1979年,也是春天,深圳特区就像新苗,在春寒料峭的大地,顽强的破土而出。然后,就如我们所见的,一个有关春华秋实的故事发生了;

  38年后的2017年,又是一个春天时节,一个足与深圳特区并列的新区横空出世了。

  故事还得从一则新闻说起。就近期而言,最大的新闻大抵莫过于这条了,新闻是这样的:

  

 

  新华社的通稿是这样写的:

  日前,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通知,决定设立河北雄安新区。这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的一项重大的历史性战略选择,是继深圳经济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之后又一具有全国意义的新区,是千年大计、国家大事。

  正如有媒体所形容的:雄安的寓意很好,雄起是改革开放近40年的大国经济强势复苏,安好是突破体制束缚,从外向型发展迈向内生发展的“低增长、高质量”新常态。“千年大计”的定义可见雄安新区的规格之高前所未见,这也意味着,继深圳经济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之后,又一个“春天的故事”将于中华大地唱响。

  二

  三板四子将受益——媒体及分析师如是说

  这个事关千年大计的新闻甫一出来,立马就引发段子手们的创造狂欢,其中一个段子很具内涵:

  1979年,邓老在南海边画了一个圈, 深圳特区诞生了;

  1990年,江泽民同志在东海边画了一个圈, 浦东新区诞生了;

  2009年,胡锦涛同志在渤海边画了一个圈, 滨海新区诞生了;

  2017年,习总书记在华北平原画了一个圈, 雄安新区诞生了。

  当然,闲不住的不止有段子手。微信朋友圈里各种议论都有,但多只是看多雄安的楼市,人们的观点出奇的一致:套路,现在政府无论规划什么,最终落脚点一定只是在炒概念、卖地皮、卖房子。

  也正是在这种思维的主导下,跟当年邓公、江公画圈后一样,4月1日,国人也一夜未眠,只是:

  1979年,深圳特区成立,无数人失眠,想着如何去做一番事业,大干一场;

  1992年,浦东新区成立,无数人失眠,想着如何下海创业;

  2017年,雄安新区成立,无数人失眠,想着怎么去炒房……

  是的,直接的或间接持有这样观点的,还有我们的媒体。

  正如山东商报所报道的:

  国家规划设立雄安新区的消息发布后,资本也开始四处寻找投资的风口。而雄安新区境内目前并无A 股、港股或中概股,但却是三家新四板企业的注册地,他们分别是津海股份(833267.OC)、澳森制衣(833603.OC)、松赫股份(835995.OC)和天宏股份(837702.OC)。

  但也正如这篇报道自己所认为的,这四家新三板企业,事实上业绩平平。但文章仍认为,它们可“搭上”雄安新区概念。

  为何会这样呢?原因也简单,仅仅因为这4家新三板公司,持有新区范围内共计12.95万平米的土地。也就是说,媒体认为这四家公司受益的原因,不是其经营业绩,也不是新区设立带来的政策红利吗,而仅仅只是基于其所持有土地升值的预期。说白了,还是卖地皮、炒房子那一套路。

  当然,也有些媒体和分析师,虽然也认为:处于雄安新区的企业必将全面受益。但他们所基于的理由要显得更有逼格些。譬如,“其他概念姑且不谈,就说本身已在雄安新区的上市公司或挂牌公众公司,便已经算是稀缺投资标的。”民生证券的伍艳艳也看好当地注册新三板公司,她基于的理由是:1、这些挂牌企业均可协议转让;2、这些挂牌企业质地相对优越。

  三

  雄安四子真能受益?

  问题来了,新三板里的雄安四子真能受益?

  我们的观点是:短期或可受益,但中长期则未必。

  短期为何受益?要想回答这个问题,或还得从一个在投资人群里,颇为流行的段子说起:

  今天有朋友告诉我,明天炒雄安一定要买比亚迪,我就蒙圈了。他说,按大A股的逻辑和尿性,白洋淀嘛,你懂得,BYD。

  是的,从不以业绩为基础,也不以基本面为基础,而只是基于预期,有概念就可以炒。在极端的情况下,没有概念自己造都要把它造出来。这就是中国资本市场的逻辑和尿性。

  也正是基于这种逻辑和尿性,我们确实有理由相信,在短期内,新三板里的雄安四子确能受益——雄安新区这个概念就足以引爆资本市场,那些与之相关的概念股,自然也会为投资者们所关注。4月5日的市场表现已经证明了这一点。但至于中长期,我们则持一种怀疑的态度。原因有二:

  一、新三板雄安四子与中央赋予雄安的定位不符

  津海股份(833267.OC)早于2015年8月正式挂牌新三板,是雄安新区内首家挂牌新三板的公司,主营业务为男士正装服饰产品的设计、生产和销售,主要采用以外销生产为主,自主品牌生产为辅的商业模式。据津海股份2016年半年报显示,截至2016年6月份,公司营业收入为5264.46万元,毛利率为6.75%。

  澳森制衣 (833603.OC)同津海股份一样,也是一家服装企业,只是比津海股份晚挂牌1个月而已。相关信息显示,该公司2016年上半年实现营收4711万元,归属于挂牌股东的净利润为1988万元,较上年同期减少20.12%。就该情况的出现,半年报给出的解释是,挂牌以来为完善公司治理加大了管理投入,同时开拓国内市场造成管理费用、销售费用的增加,所以净利润减少。

  松赫股份(835995.OC)于2016年3月2日正式挂牌新三板,成为新三板首家废旧铅蓄电池拆解及再生铅生产企业。主要从事危废处理综合利用领域,以回收废旧铅酸蓄电池及铅酸蓄电池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含铅废料等,通过熔炼还原处理成再生铅,再经过深加工形成生产蓄电池所需要的各类合金铅。相关信息显示,该公司2016上半年实现营收1.7亿元,净利润688.52万元。

  天宏股份(837702.OC),2016年7月15正式挂牌新三板,主营业务皮鞋、纺织面料鞋、橡胶鞋的生产与销售。公司前身为创建于1986年的白洋淀第三皮鞋厂,至今已有三十年的发展历程。2016年半年报显示,去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收1530.83万元,净利润47.54万元。

  

 

  综合以上信息可见,新三板雄安四子所具有的共同特点是:1、企业规模较小;2、毛利率较低,属于典型低端制造业。而这显然与中央所赋予雄安新区的城市定位不符。那么,中央赋予了雄安新区怎样的城市定位呢?

  关于这个,或还得于4月1日新华社的那则新闻通稿里找。新华社的通稿是这样写的:

  习近平指出,规划建设雄安新区要突出7个方面的重点任务:

  一是建设绿色智慧新城,建成国际一流、绿色、现代、智慧城市;

  二是打造优美生态环境,构建蓝绿交织、清新明亮、水城共融的生态城市;

  三是发展高端高新产业,积极吸纳和集聚创新要素资源,培育新动能;

  四是提供优质公共服务,建设优质公共设施,创建城市管理新样板;

  五是构建快捷高效交通网,打造绿色交通体系;

  六是推进体制机制改革,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激发市场活力;

  七是扩大全方位对外开放,打造扩大开放新高地和对外合作新平台。

  注意,习总对雄安所赋予的定位是:绿色智慧新城、生态之城和高端高新产业之都。

  绿色智慧新城、生态之城涉及到的是环保问题,可预见的是,随着新区建设的推进,越来越多的工厂将受到严格的环保督查,甚至一些不符合标准的工厂将被责令停工。这对于雄安四子而言,冲击不可谓不大。

  再来看高端、高新产业的定位。何为高端制造产业?度娘给出的解释是:高端装备制造产业指装备制造业的高端领域,“高端”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第一,技术含量高,表现为知识、技术密集,体现多学科和多领域高精尖技术的集成;第二,处于价值链高端,具有高附加值的特征;第三,在产业链占据核心部位,其发展水平决定产业链的整体竞争力。那么,又何为高新技术产业?还是度娘的解释:高新技术产业以高新技术为基础,从事一种或多种高新技术及其产品的研究、开发、生产和技术服务的企业集合,这种产业所拥有的关键技术往往开发难度很大,但一旦开发成功,却具有高于一般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高新技术产业是知识密集、技术密集的产业。产品的主导技术必须属于所确定的高技术领域,而且必须包括高技术领域中处于技术前沿的工艺或技术突破。根据这一标准,高新技术产业主要包括信息技术、生物技术、新材料技术三大领域。这充分说明,身处低端制造业的新三板雄安四子,与中央赋予雄安的定位严重不符,如果这四子不能抓紧时间实现产业升级,那么,随着雄安新区建设的推进,未来很有可能成为腾笼换鸟的对象。

  由此,又可引生出第二个问题。

  二、一旦被腾笼换鸟,其所持有土地亦无价值

  正如我们在前面所提到的,虽然有媒体和分析师看多雄安新区概念,也认为雄安四子会受益,但他们并不是基于其基本面,更不是看好其未来发展前景,而仅仅只是看多这四家公司在新区范围内所持有的共计12.95万平米的土地而已。

  而随着雄安新区建设的推进,目前雄安三县范围内的低端制造业等“三高”企业势必面临腾笼换鸟、搬迁转移的问题。一旦雄安四子在短期内不能顺利实现产业升级,而被责令整体搬迁转移,那么,于中长期而言,它们现在所持有的雄安新区的土地又有什么价值呢?此外,这些土地会不会被政府整体回收呢?

  更为重要的是,这些土地,在短期内,也难以受益。何解?且听我道来:

  对于来势汹汹的炒房客,从4月3日起,新华社和人民日报就不曾给过好脸色。

  新华社对这势头的警告是这样的:

  

 

  人民日报则做到了与新华社同气连枝:

  

 

  在中国,新华社和人民日报的态度,你懂的!!!

  事实上,自设立雄安新区的消息发布后。4月1日,河北省迅速落实这一重大决策部署。雄安三县同天出台禁止炒房令,冻结了房屋过户,并采取了一系列措施“阻击”炒房团,一些违规的房屋中介和售楼中心被查封。在这样高压的态势下,雄安四子所持有的土地,短期内其价值从何而来呢?这确实是个问题!

  单这两点,我们就不免要问了:在“春天的故事”里,新三板里的雄安四子想于中长期里受益,真有那么容易?


波特城公司 | 行业信息 | 战略联盟 | 帮助中心

本网站内容如涉及法律事宜,请联系本站法律顾问:陈律师。邮箱:services@portercity.cn
版权所有 © 2013 公共服务平台 www.pt37.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3045234号